不明神祗

╬.没有利剑的契约形同废纸.╬
╬.不定时冒泡.╬
╬.常年失踪人口.╬
╬.没事写点小短篇 想起什么说什么.╬
╬.偶尔干起扫文的行当.╬

无题

恶心。

令人作呕。

我想过有那么一天 我会见识到这个世界的肮脏,但我没想到我见到的会是你。

我大概再也无法爱你。

你将永远失去这个家。

你将坠入深渊。

或是。

如你所愿。

或是。

如我所愿。

神经病排行榜no.1 #水鬼第一式#

—你还记得么?

—什么?

—我已经死了。

—啊?

—那是三年前的事。

—……怎么……可能……若是你死了那我怎么会见到你?

—也许你在梦里。

—梦里?

—大概。话说,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三年前,高架桥,车祸,迅疾的河流,尸骨无存……啊,对了,我最后一个电话还是给你打的呢。

—啊……

—然后我接替了原本河底的水鬼,终日不见阳光。

—河神?

—是水鬼!

—河神叫啥来着?

—……冯夷。

—对对对,就是他,你俩成亲了?

—没、有。嘿!认真点,说正事呢。

—哦,好吧,你继续。

—说起河神,他倒是管不到我头上。毕竟按理来讲,我是归阎王管的。

—cool~

—不过路上出了差错被原本的水鬼缠住了。

—喂,你等等,我刚刚探望了村头的度娘,她告诉我,苏格兰传说中有一种黑色水鬼,半马半牛形,头上长有两根尖尖的犄角。这是你么?

—不完全是。我生前皮肤十分白皙,死后也是,而且我的外貌基本保持了生前的模样。不过我倒是 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一言不合就开唱?)
而且……水鬼没有尾巴。

—我身后有水草!我说你怎么这么能扯,你这样很容易醒你造吗?

—醒了正好不用见到你这个神经病。

—……你想死就直说,不用如此拐弯抹角。

—【乖巧.jpg】

—接着说我被水鬼缠住之后,她悄莫声的就把我给狸猫换太子了,然后我就要呆在这暗无天日的水下生活,我一想着能行?那必须不行啊,这严重损伤了我中二界扛把子的名誉。

—哈哈哈哈哈,你好逗啊,哈哈哈哈。

—别闹,故事还没完。

—OK,OK。

—于是我一把薅住那水鬼长而凌乱打结的头发。

—噗。然后呢?

—然后,谁想到她来了一招金蝉脱壳。我虎目圆瞪,没想到我纵横中二界那么多年竟败在一届秃子手下,我绝望之下,抬头望去,盯着那水鬼得意忘形的丑恶嘴脸,眼里闪过一道光……那是她增光瓦亮的光头反射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cool~

—终于她随着牛头马面踏入了冥界,我眼里最后的光茫也逝去了。从此成为了我蜗居海底,终日郁郁寡欢。
然而有一日我突然发现……

……

……

……

发现我醒了。

甩了甩发懵的脑袋,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诡异的梦,意外地发现这是个难得清晰的梦呢。说起来我还不知道那个水鬼叫什么。

不过,我撇了撇嘴,伸了个懒腰,那又与我何干呢,不过黄粱一梦而已……

@手动滑稽 
隔着屏幕都觉得疼
从此以后这个世界都是错的

@手动滑稽 
我一直觉得
正因为他们一直在一起
分离才会显得那么无力
最后才会那么疼

又撸了一遍《无悔的抉择》
好心疼兵长
如果能穿越
第一件事是
不让那俩傻蛋死了
第二件事是
死皮赖脸嫁给兵长啊啊
好想好想嫁>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