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神祗

╬.没有利剑的契约形同废纸.╬
╬.不定时冒泡.╬
╬.常年失踪人口.╬
╬.没事写点小短篇 想起什么说什么.╬
╬.偶尔干起扫文的行当.╬

梦里不知卿是客,翩然坠入少年心。

我十岁生日那年,带着五岁的弟弟偷偷跑出了城,不小心迷了路,绕进了山林,一直到月上中天,也没能回去。

我们二人在深林里饥渴难耐,弟弟一直哭,许是这声音引来了那匹饿狼。我尽力护着弟弟,左躲右闪,好不狼狈。幸运的是,那大概是匹被赶出族群的孤狼,倒没有引来狼群,大抵是上天垂怜,我侥幸之下竟将那匹饿狼引入了附近猎户的陷阱借势斩杀了它。

但同时我也再支撑不住,软倒在地上。我听着耳边弟弟的哭声愈来愈远,模糊想着,我大概是要死了吧……可惜一时任性竟要丢了性命……不过还好没有连累到弟弟……

这时林间走来一位身着素衣的女子,许是那晚月光太过美好,我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九天的神女。

后来,事过境迁,我每每回想那天晚上,总忍不住想到,若当时没有她,我大抵早变成了一抹孤魂。于是无论她后来做了什么我总也舍不得怪她。

再然后就是一片黑暗,醒来时我已回到了陌家。然而,当我怀着不知名的情愫向家人询问那女子时,他们一脸茫然的表情却让我仿佛身坠冰窟。

我忽然有种预感,我恐怕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跌跌撞撞跑去了弟弟的房间询问,得到了同样的答案。于是我开始相信,那晚的女子终究只是个梦,是我濒死时的幻觉。

直到后来,十七岁那年的花灯节上,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穿着素衣白裳,一如当年。我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笑着走向她,也终于揭开另一场纠葛的序幕。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