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神祗

╬.没有利剑的契约形同废纸.╬
╬.经常短篇.╬
╬.常年失踪.╬
╬.透明到死.╬
╬.本命兵长.╬

新世界的大鱼、啊不,大门

新上任的哥哥很奇怪。

我有一次看见他沉在浴缸里睡着了,吓得我以为他死了,屁滚尿流地要去报警,结果跑出浴室的时候摔了一觉把哥哥给摔醒了。

然后我被恐吓了。我至今都坚定不移地这么认为着。

哥哥对我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尖利的牙齿在冷光灯下泛起寒光,诡异而可怕。虽然他一直坚称他只是温和地笑了一下。

我当时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模糊的记得我们之间还有这样一段对话:

-小域怎么了?

-没没没、没什么,我就是上个厕所。

-哦,那你上吧。

-不、不用了。我忽然不想上了。我先回屋了,哥哥再见。

说完我就马不停蹄头也不回地跑了。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一度以为那是个噩梦。直到昨天我看到了哥哥变身的全过程。

路过哥哥房间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推开了门。

……

看到了一个长相神似哥哥的 神智不清的人鱼。突然就想起了几年前刻意被模糊的记忆。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啊,不妙。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未待完续。

实验室的人鱼

我是一条人鱼。

诞生的那一天,我懵懂的睁开眼睛,看到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兴奋的围着我。他们一见我睁眼就神经质一般地拍手欢呼,群魔乱舞,状若癫狂。

我有些害怕。因为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此时正全身赤裸,而这群白大褂竟然在我面前蹦跶来蹦哒去,难不成他们以为……我不要脸吗?

于是当时尚且年幼的我不知怎么的就无师自通地领会了“女王的裸体神圣不可侵犯”的技能【咦?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用我闪闪发光的有力尾巴狠狠地抽飞了周围一圈人。是真的飞。听说有一半都骨折了。后来每每想起这时的情况,都叫我悔不当初。我该抽死他们。

不过当时的我大概也隐隐发觉了什么,才会不知缘由地感到不安。我不该在那地方,我还有使命尚未完成,这空白的空间束缚了我。我是这么想的。

于是,后来我便奇迹般的从那机械化的地底逃了出来。除了被奇奇怪怪的东西绊倒以外,竟没遇到什么阻碍,连鱼鳞我都没掉一片。

再然后,踏上泥土的一瞬间我忽然感知到了,我来自东方的兄弟。

去找他。

我的心脏这么对我说道。



未待完续。

人鱼史

三千年前,鱼王彼与天族首领啻交战,不敌,掉落海底。从此,鱼类活在漆黑不见天日的海底,再没能逃脱大海的束缚。

一千年后,人族的少女啻月跌入彼的寝殿。红浪翻滚,红烛燃尽。从此,有了人鱼一族。

两千四百年后,人鱼一族向鱼王开战,原因……不明。只是听年岁久远的珊瑚说,人女啻月的七个孩子全部不知缘由地被暴怒的鱼王撕扯碎裂。

又一百年,人鱼族大败,全族覆灭,持续了上百年的海底战火终于结束。

而今,我,络姬,人鱼族最后一尾人鱼,走上了人类大陆。

听说,我是要为我六个哥哥姐姐们报仇的。



未待完续。

那个笑容诡异的男孩子

年轻的时候我爱上一个男孩子,
疯狂地爱。
乃至最后,六亲不认,朋友背弃。

可是有一天他死了。
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
警察也不知道。
可是 我 知道。

后来我对我的孩子们讲了一个故事:
年少的时候我就了一个男孩子,
后来他被黑衣人带走了,
我穿着 他送的皮大衣 日夜思念着他,
直到他容颜模糊,
直到我的王子归来。

孩子们都说,
那个男孩子回来成为了我的王子。

我听后,笑而不语。

这时有一个孩子轻声说,
不对,不是的。

我有些愕然,
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说。

他抬头,
因为我才是那个男孩子。
我看到他笑容诡异。

皮大衣

年轻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男孩,
不过后来他不见了。

我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
朋友们都劝我说,
没关系的,
天下之大,好男人多了去了。
你就当他 死 了便是。

我依旧难过,
但朋友的话总归是在我心里留下了印象。

后来我踏遍青山碧水,
始终不见他的踪影。
几近疯狂的我终于 放弃 了寻觅,
回到了我们初遇的地方。

在那里我得知,
男孩子真的 死 了。
死无全尸,皮都被扒了下来。
警察紧密探寻了整整一年也没找到凶手。

我知道后,
慵懒地 幸福地蜷缩在角落里的皮大衣里层,
笑得灿烂无比。

你再也逃不掉了。=)

那个容颜依旧的男孩子

年少的时候
我救过一个样貌英俊的男孩子,
当他的双眸看进了我的眼睛,
我以为我们相遇了无数次。

后来他被黑衣人带走了。
我每日每日地想他,
直到我年华老去,
直到他容颜模糊。

后来有一天,
我等到了我王子归来。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我看到了、他的样子。

我忽然觉得心脏疼痛难忍。
我的王子,
他容颜依旧,
他不曾老去。

时光囚禁了【他】,
也阻挡了我。

我抱住我的男孩痛哭流涕,
我【又】一次等到了我的男孩,
在我即将离别这个世界的时候,
朦朦胧胧地,
他抚摸着我银白的短发叹息着,
啊……【又】变短了呢……
许久,我听到他轻轻地说,
没关系,【下一次】,我还会等你救我的。

那一瞬间,
我忽然明白,
时间,
囚禁了【我们】。


【PS. 男孩不会死去,女孩不断重生】

我是一只狗,
我为主人看门,赶跑坏人。
我很幸福,
只是有些嫉妒那只可以肆意趴伏在主人肩膀、怀中的猫。

后来有一年主人破产了,
正逢那年闹饥荒,
我被主人放了。

猫很羡慕我,
殊不知我也很羡慕它,
到最后主人还是没有抛弃它。

当然我不曾离去,
主人不想见我,
我便偷偷地躲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主人。

每到夜晚,
我就悄无声息地把从外面夺来的食物放在主人身边,
主人从来都不会发现。
那只猫也是。

后来有一天,
我抢夺食物的时候被打伤了,
差一点我就成为了那人的口腹之食。

索性,我还是逃了出来。
但是,我可能快死了,
不过我终于可以任性一回,
我光明正大地跑向我的主人,
我想,最后我还是可以称为主人的晚餐。

刺眼的阳光洒下来,
我疯狂地冲向我的主人,
可是他仿佛没有看到我的样子,
这令我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一直持续到……
我的身体穿过了我的主人。

我有些绝望地发现,
原来,早在我抢夺食物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我看到了主人吞咽那只猫的样子。

啊……我高贵的主人,
到最后你还是更加宠爱那只猫。
我……

有些嫉妒它。

我是一只猫,
纯白的,高贵的,猫,
我过得很幸福,主人对我很好。

后来有一年,主人破产了,
那一年正逢闹饥荒。

主人要养活一大家子人,
主人的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以及他的妻子和孩子,
他们所有人都饿的骨瘦如柴,形容枯槁,看上去甚是可怖。

不过即使这样主人也不曾抛弃我,
我一直惶惶不安,不明白为什么。

直到……
我被主人扔进一张漆黑的铁皮烈火油烹,
那一瞬间我竟是有些解脱。

死去前我恍惚听到,
自己尖细凄凌的惨叫与主人似是绝望的悲鸣重合,
主人仿佛神经质一般地低喃重复着——
最后一餐……

可是……怎么可能呢?
我高贵的主人,
他分明是优雅的坐在主位上随意地伸出纤细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朝我微笑呢……

神经病排行榜no.1 #水鬼第一式#

—你还记得么?

—什么?

—我已经死了。

—啊?

—那是三年前的事。

—……怎么……可能……若是你死了那我怎么会见到你?

—也许你在梦里。

—梦里?

—大概。话说,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三年前,高架桥,车祸,迅疾的河流,尸骨无存……啊,对了,我最后一个电话还是给你打的呢。

—啊……

—然后我接替了原本河底的水鬼,终日不见阳光。

—河神?

—是水鬼!

—河神叫啥来着?

—……冯夷。

—对对对,就是他,你俩成亲了?

—没、有。嘿!认真点,说正事呢。

—哦,好吧,你继续。

—说起河神,他倒是管不到我头上。毕竟按理来讲,我是归阎王管的。

—cool~

—不过路上出了差错被原本的水鬼缠住了。

—喂,你等等,我刚刚探望了村头的度娘,她告诉我,苏格兰传说中有一种黑色水鬼,半马半牛形,头上长有两根尖尖的犄角。这是你么?

—不完全是。我生前皮肤十分白皙,死后也是,而且我的外貌基本保持了生前的模样。不过我倒是 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一言不合就开唱?)
而且……水鬼没有尾巴。

—我身后有水草!我说你怎么这么能扯,你这样很容易醒你造吗?

—醒了正好不用见到你这个神经病。

—……你想死就直说,不用如此拐弯抹角。

—【乖巧.jpg】

—接着说我被水鬼缠住之后,她悄莫声的就把我给狸猫换太子了,然后我就要呆在这暗无天日的水下生活,我一想着能行?那必须不行啊,这严重损伤了我中二界扛把子的名誉。

—哈哈哈哈哈,你好逗啊,哈哈哈哈。

—别闹,故事还没完。

—OK,OK。

—于是我一把薅住那水鬼长而凌乱打结的头发。

—噗。然后呢?

—然后,谁想到她来了一招金蝉脱壳。我虎目圆瞪,没想到我纵横中二界那么多年竟败在一届秃子手下,我绝望之下,抬头望去,盯着那水鬼得意忘形的丑恶嘴脸,眼里闪过一道光……那是她增光瓦亮的光头反射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cool~

—终于她随着牛头马面踏入了冥界,我眼里最后的光茫也逝去了。从此成为了我蜗居海底,终日郁郁寡欢。
然而有一日我突然发现……

……

……

……

发现我醒了。

甩了甩发懵的脑袋,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诡异的梦,意外地发现这是个难得清晰的梦呢。说起来我还不知道那个水鬼叫什么。

不过,我撇了撇嘴,伸了个懒腰,那又与我何干呢,不过黄粱一梦而已……

致我的安琪。

       亲爱的,你知道从某个时刻开始我突然意识到,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没有什么事情会永恒不变。我的父母终有一天会离我而去;我的弟弟会娶妻生子;我的孩子将成家立业。
       我始终一个人,孤独的行走着。
       我不相信爱情,锁不住亲情,困不住友谊,可是啊,我依然想和你一辈子,你难过的时候,我陪着你;无助的时候,我守着你;你累了,我的肩膀借你依靠;你笑了,我的心脏为你跳动。
       我当然知道,我的生命中还有很多重要的人。可我不能对他们敞开心扉,我不能将我的难过告诉父母,因为他们会担忧;我不能将我的痛苦告诉弟弟,因为我要守护他;我不能将我的伤心告诉我的孩子,因为我是他的支柱……
       可是安琪,我能对你诉说一切烦恼。所有的喜怒哀乐我都愿与你分享。
       安琪,你是我苦难最后的退路。
       我至今无法说明是怎样一种缘分,让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这于我而言是怎样一种欢喜,即使神明也无法表述。
       何其有幸,与你相遇的人是我。
       我爱你,我亲爱的,安琪儿。